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分红"不是违纪"遮羞布"——被"套牢"的卫计局长
来源: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2-26 分享:

浙江省温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经开区)曾流行过这样一个传言:“只要钱送到位,没有什么是方局长不能帮忙搞定的。”

这个传言的主角正是经开区民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以下简称卫计局)局长方豪陆。2012年至2017年间,方豪陆利用其担任经开区卫计局局长职务之便,先后为多人在医疗机构监管、基本药物补助、医疗机构审批、工作调动、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共计100多万元,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损失2100多万元。

对方豪陆来说,权力已经完全成了谋利的工具。除了大胆收受现金之外,利欲熏心的方豪陆还变着花样“发财”,例如以向监管对象用原始股价购买股份并大肆领取大额现金“分红”等隐蔽的方式敛财。

按原始股价投资 享受高额“分红”

2012年之前,浙江省温州市原股份制海城卫生院(以下简称为“海城卫生院”)隶属龙湾管辖,当时已经开始启动改制工作。然而随着区划调整,2012年,海城街道划归经开区管理。

根据经开区卫计局当时的改制政策,海城卫生院需要一分为二:先注册成立民营医院,再将原股份制海城卫生院改制的资产剥离到该民营医院。其中,原股份制海城卫生院的在编人员留在海城卫生院的,所有的股份必须清退;原股份制海城卫生院的非在编人员分流到新成立的民营医院,在编人员的股份只能转让给非在编人员或者转让给该医院。

原股份制海城卫生院院长吴某与其丈夫张某,担心自己如果不主动拉近与经开区领导的关系,会对医院整体改制工作的推进以及日后的经营不利。

找哪一位领导培养感情好呢?张某夫妇想到了几年前温州卫生系统组织去哈尔滨考察期间认识的方豪陆。“如果找个‘分红’这样名正言顺的理由给方豪陆送钱,一方面场面上好听,另一方面还可以逃避法律的追究,让他收得心安理得又没有后顾之忧?”张某夫妇想到了一个“妙招”。

“方局长,我们医院经营效益不错,收入也比较稳定。如果你们看得起我们的话,等医院改制成立之时,我们一起干!”

听到这些话,方豪陆夫妇一开始将信将疑,持保留态度。“锲而不舍”的张某夫妇便多次邀请方豪陆夫妇到温州多家高档餐饮会所吃饭聊天,有意无意提及医院稳定高效的收益状况。“温水煮青蛙”的效应慢慢在方豪陆夫妇身上得到了体现,他俩逐步开始主动询问关于医院内部结构与效益利润等细节问题。

2012年9月和10月,张某夫妇先后两次约方豪陆夫妇前往景区游玩,吴某主动拉住方豪陆妻子杨某说“体己话”:“嫂子,你们单位效益不好,不如投一点钱到我们医院吧,我们账目清楚、效益稳定。”

一次又一次的“糖衣炮弹”终于击垮了方豪陆夫妇,最终,在景区宾馆内,方豪陆夫妇决定向医院投资20万元。

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与友善,张某更是主动提出:“方局长,我们医院每股原始股金为1万元,经过这几年经营已经涨至4万元左右,但是我打算按照原始股1万元卖给您,您出20万元,可以拥有20股的股份!”方豪陆夫妇非常感动,方豪陆的妻子杨某甚至提出可否再买几股,遭到张某婉拒。

根据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方豪陆在当时医院每股价格4万元左右的情况下,以20万元人民币投资入股,获得20股的股份。换句话说,张某夫妇以投资为幌子,“心思精巧”地为方豪陆赠送了15.358份“干股”。此外,从2013年至2016年,张某夫妇以一个月1至2万元或者两个月3万元的频次,给方豪陆送去现金“分红”70多万元。

“豪爽”局长大笔一挥 国家损失2100多万

有“付出”就有“回报”。2013年至2016年期间,方豪陆这边拿着低价购买的股份,那边想尽办法为该医院给予照顾,“拿钱办事”“大开绿灯”。

在医院改制之初,方豪陆与多方交涉商讨,“史无前例”地为该医院“创造”出一个2至3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分立后该民营医院仍可以与海城卫生院共用海城卫生院原办公楼进行办公,并且在民营医院新院建成使用前,免收租金费用。

得了便宜的张某,又给方豪陆抛出了新的难题。2015年经开区卫计局邀请评估机构对该医院所在楼房租金进行评估,要求卫计局参照医院附近农民房店铺出租价格对医院门诊部大楼进行收费。张某心中一惊,“这还了得?这每年下来得多花多少钱!”但他转念一想,“咱们不是还有一位‘神通广大’的隐形持股人方局长吗?”随即找到方豪陆,表示房租评估价格过高,请求其给予关照。“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方豪陆只好再次动用人脉资源多方交涉,最终以租金打6.5折为这件事画上了句号。

不久,张某又给方豪陆扔出了第三个难题。按照规定,新成立的该民营医院在两年内不适用社保制度,百姓来这儿看病不能刷医保卡,而且民营医院想要实施基本药物制度非常困难。倘若不能“搞定”社保和基本药物制度,无疑会直接影响医院的就诊人数。张某找到方豪陆,希望他能在这个问题上“帮帮忙”。

面对张某的请求,方豪陆起初是拒绝的,毕竟法规政策都摆在眼前,没有太大操作空间。然而,张某苦口婆心的劝说让方豪陆犹豫了:“您看,如果医院不能继续实施基本医药和社保制度,病人人数将大幅下降,直接损害医院的生意。利润少了的话,咱们的分红也会受到影响,所以辛苦您多多关照一下。”

这一番话抓住了方豪陆的要害,那就是分红!

挣扎再三,方豪陆最终还是听从了张某的建议,利用职务便利并动用人脉资源,反复与经开区财政局等单位的多位领导对接商讨,最终给了张某满意的答复:“在医院正式搬到新院办公之前将继续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并且给予基药补助;同时该医院可以在取得社保定点医疗资格之前,仍旧以海城卫生院的名义实施医疗救治服务。”

就这样,该民营医院在改制中享受基本药物补助、在过渡期内适用医保、在房屋租金等方面享受额外“关照”,有关方面在明知医院存在线下采购药品并加价出售等行为的情况下,既不监管查处,也未将情况告知经开区财政局以停发、追回基本药物补助款。一个又一个“漏洞”,共造成国家财产损失累计2162万余元。

家有“贪内助” 常吹“枕边风”

方豪陆为何在一次又一次的敛财中越陷越深?

为了儿子毕业后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并买一套上海的房子,方豪陆夫妻可谓煞费苦心。然而,经济上的压力让他们感到十分焦虑,“权钱交易”逐渐在他们的脑海中扎根。尽管深知违纪违法的严重后果,但在妻子的默许支持甚至是鼓励怂恿下,方豪陆最终“另辟蹊径”,选择通过滥用职权、收受贿赂来为家庭敛财。

透视该案,方豪陆的妻子杨某在全案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助推者角色,她对方豪陆收到的每一笔钱款均知情,且未进行提醒与制止。据方豪陆供述,收到的钱财都是交由妻子杨某保管并记账,投资的两个非上市公司股份也都和妻子商量过并经其同意。

疯狂践踏党纪法规的恶果,只能是自取灭亡。2017年12月5日,方豪陆被温州市监察委员会留置并接受组织审查、监察调查。2018年2月6日,方豪陆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2018年10月10日,龙湾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方豪陆受贿、滥用职权一案。“这名干部的妻子,没能阻止他走上今天的审判台,却成为了‘帮凶’,让人感到触目惊心。”旁听了庭审的干部家属夏彩和感慨道,“我们作为领导干部身边最亲近的家人,一定要认识到廉洁家风建设的重要性,做到常吹枕边廉洁风、常念家庭廉洁经。”

“从此案中,我们可以看出,干部贪腐的花样不断翻新,也为我们进一步规范权力运行的源头敲响警钟。”温州市纪委监委负责人表示,“不仅要牵住出现滥用职权与利益输送的‘牛鼻子’,为国有财产的使用加把‘锁’,更要加强廉洁家风建设,突出‘廉内助’的重要作用。”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第八十八条 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和有价证券、股权、其他金融产品等财物,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郑俞)

“分红”不是违纪“遮羞布”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面对大量工程、大笔资金,每位党员干部本应经得起考验,当好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守门人”。然而,在妻子杨某的默许支持下、在形形色色的诱惑前,方豪陆一步步迈入了违纪违法的深渊。而其持有“股份”、享受高额现金“分红”的受贿方式,令人瞠目结舌。

新修订的党纪处分条例中第八十八条规定新增内容就涵盖了这种新型的贿赂方式:“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和有价证券、股权、其他金融产品等财物,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此外,《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与《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制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均对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行为作出了明确规范。本案中,方豪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支付20万元购买公司原始股份,就构成党纪处分条例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拥有非上市公司(企业)的股份或者证券”违纪行为。

树欲静而风不止,尤其掌握着人权、财权的单位领导,有随时被“围猎”的风险。由于卫计局有权监督和查处违反基本药物制度的行为,有权告知财政部门是否停发、追回基本药物补助款,其负责财务的领导干部无疑成为了个别别有用心之人眼中的“唐僧肉”。这也可能为个别领导干部进行权力寻租、利益输送、谋取私利提供了一条“暗道”。如何牵住防止利益输送的“牛鼻子”、在资金管理上进一步扎紧制度的笼子,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关键。

为官发财应两道,若要“两者兼得”,只能“两头落空”。针对当前重点领域、关键少数、高危节点中容易出现的问题,应从方豪陆一案中吸取教训,扎紧制度笼子,抓早抓小,使纪律真正成为一条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Copyright © 2015-2016 yq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阳泉市纪委监委网站 版权所有 晋ICP 备 09010127号

晋公网安备 14030202000067号